Banner
Banner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探索更多
剛好遇見你,醫路上有你
更新時間:2017-07-14

北京T3航站樓的玻璃窗下,看著飛往紐約的航班從我的頭頂飛過,這一次,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轉過身擁抱住琬晴(化名)由衷的對她說:“謝謝你,親愛噠!”

……

時間回轉到2015年的4月,那個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午后,接到媽媽的電話,我匆忙的往家趕。一開門,只見爸爸眉頭緊鎖,癱坐在沙發上,眼神只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媽媽在一旁則早已是泣不成聲, 我撿起躺在地上的那張紙,上面赫然寫著“王**,56歲,男,診斷:右肺下部有轉移性肺腺癌,多發性淋巴結腫大,骨轉移以及腦轉移,EGFR exon 21 mutation,PDL 1陰性。“猛地一個趔趄,我差點暈倒在地上,無論如何我都不敢相信,我那樂觀強壯的父親,怎么就得了癌癥呢?媽媽說:“爸爸最近經??人?,這幾天發現咳出的痰里竟然帶有血絲,趕緊去檢查,沒想到檢查結果竟然是……”

我立刻決定帶著兒子搬回父母家住,幫助媽媽一起照顧爸爸。只是每天看著爸爸不停地往返于醫院,做著各種檢查,大把大把的吃藥,病情非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惡化,并且還有轉移。爸爸的面色越來越沉重,媽媽整日偷偷的抹眼淚。我是如此心疼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我跟老公吵架,逼他放棄外地高薪的工作,只希望他能回來幫我照顧一下家里,我還甚至把我的車給賣了,只希望能為這個家,為爸爸多盡一份力。

經過幾個月的治療,終于在2015年9月的一次檢查成像研究后,爸爸的報告顯示病情已經趨于穩定,只是,他的身體狀態越來越差,時常感到疲憊、背痛感越來越厲害,睡眠質量也嚴重受到影響。無數個夜晚,他疼得悄悄的起來,又慢慢的躺下,再起來,再躺下……

我問自己,難道真的沒有什么辦法了嗎?于是,我終于給琬晴撥通了,電話。琬晴是我高中時期的閨蜜,在北京上的大學,畢業后一直在做廣告,好像是專門做醫藥醫療方面的客戶,也許她會有辦法。

聽完我的陳述,琬晴說:“你等我10分鐘,我幫你聯系一下我們的一個合作伙伴,他們專門做跨境醫療服務。”

我說:“親愛噠,謝謝你。我之前有了解過美國方面在這一塊的服務,可是太貴了,治療總費用全下來恐怕要100多萬美金,我雖然把車賣了,房子我也可以賣,可是我還有孩子啊,明年他又馬上要上小學了,我真的恐怕是砸鍋賣鐵也支付不起這么昂貴的國外治療費,你能不能幫我找找在國內有沒有保守一點的治療方法?”

琬晴說:“好了,親愛噠,你別管了,都交給我,等我一會兒,我再打給你哈!“

果然10分鐘以后,琬晴打給我說:”我讓Jacky打給你,她是醫享受的合伙人,也是我的好朋友,放心吧,她幫你找境外的醫療機構,用不了那么多錢的。“

跟Jacky通過電話后,她讓她的客戶經理CC幫我父親安排了跟美國醫生的遠程問診,然后,建議我們去美國紀念斯隆凱瑟琳癌癥中心進行治療。CC介紹說:醫享受提供雙向醫療跨境醫療技術服務,幫助客戶在全球尋找高性價比的醫療資源,通過自身專業、規范的服務,讓客戶在國外得到最好的就醫體驗,盡可能減少因患病帶來的痛苦;同時,通過與國外醫療服務機構簽署正式合作協議,從法律上保障國人在出國看病過程中的合法權益,為客戶創造更多的生命價值。像我父親這樣的情況,可以參加醫享受—VIP Health 會員服務,享受首年100萬人民幣封頂去美國治療疾病,之后想繼續在美國治療,每年大約支付15萬人民幣的費用即可。他們的會員項目包括了所有在醫院產生的費用,包括床位費、門診費用、化療、放療費用和藥費等。而且醫享受提供100個小時的接送、翻譯、陪護服務。

我盤算了一下,毅然決定接受他們的建議。


 

2015年12月,在醫享受—VIP Health 美國工作人員的接待下,我陪同爸爸來到美國紀念斯隆凱瑟琳癌癥中心治療。

爸爸的主治醫生叫William,是個40多歲的美國人。 我不是崇洋媚外,但是William溫文爾雅的態度,關切而慈祥的詢問,與國內很多大醫院醫生冷冰冰的語氣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這讓患者和家屬的心一下子就踏實了下來。經過檢查,William說,爸爸的腦內被發現了多處病變,而五月份在國內檢查時,并沒有發現腦轉移的現象。


 

情況危急,William建議我們開始化療,與此同時,還建議用伽瑪刀治療腦部腫瘤,術后爸爸恢復的不錯,晚上基本都可以安睡一整晚,人也有了精神。

之后,William又和幾個美國專家對爸爸的病情進行了會診,就爸爸目前這個情況,之前的治療方案已經不再是最佳選擇,建議我們嘗試免疫治療。

免疫治療開始(Nivolumab)每兩個星期一次。三次免疫治療以后,爸爸身體開始明顯好轉,精神狀態更好了。四次免疫療法之后,PET掃描顯示,右下肺葉肺腫瘤顯示變小以及FDG攝取量減少,右中葉和下肺葉橫紋肌血管不透明度和雙側肺結節也看起來好轉了許多。多灶性轉移性骨病方面,完全代謝反應顯示免疫療法對于骨轉移效果良好。只是,偶爾還有些咳嗽,但是背不再痛了,爸爸笑著說:“安溪,等過段時間把你媽、你老公還有小寶兒都接到美國來,咱們一家人在美國好好玩上一圈!”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在2016年6月底的腦掃描(MRI)結果中,爸爸腦部沒再出現新的病變。

在美國醫護人員的細心照料下,爸爸的病情得到了良好的控制。因為調養得當,2017年的春節,我陪爸爸回到國內,跟媽媽,我老公還有兒子一起過了一個團圓年。親朋好友來拜年,每個人都覺得很神奇,僅僅1年半的時間,爸爸的病情竟然會有如此大的改善。

現在,爸爸需要回美國繼續接受治療,琬晴陪著我和我的家人一起把爸爸送到了機場,這次爸爸是一個人回去的。

北京T3航站樓的玻璃窗下,看著飛往紐約的航班從我的頭頂飛過,這一次,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轉過身擁抱住琬晴由衷的對她說:“謝謝你,親愛噠!謝謝你把醫享受團隊介紹給我,經過去年那一整年的治療,讓我看到了他們團隊服務的專業性,我現在非常放心的把爸爸交給他們,我信賴他們,就像信賴你——我最好的朋友一樣!謝謝!”

為?;た突б?,客戶名字均為化名

 

如需咨詢,可撥打醫享售熱線:400-0825-008